<table id="ha09i"><ruby id="ha09i"></ruby></table>
  • <track id="ha09i"></track>
      <table id="ha09i"><option id="ha09i"></option></table>
      <acronym id="ha09i"><label id="ha09i"></label></acronym>

        中咨視界

        李開孟 楊凱越 武威 | 數字智庫的基本特征和發展路徑研究
        發布日期:2022-06-22 作者:李開孟 楊凱越 武威 信息來源:中咨研究 訪問次數: 字號:[ ]

        數字智庫的基本特征和發展路徑研究

        李開孟 楊凱越 武威    

        建立在數字化轉換(Digitization)和數字化升級(Digitalization)基礎上的數字化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正在改變著各類產業和企業的發展形態,并對咨詢機構和高端智庫的發展模式產生深遠影響。通過數字平臺賦能和龍頭企業牽引,正在形成具有顯著數字領導力的數字化智庫型專業咨詢機構,推動數字智庫實現跨越式發展。

        一、數字經濟的發展及數字智庫的產生

        (一)數字經濟蓬勃發展

        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數字技術的強勢崛起,儼然改變了人類社會原先的產業經濟形態,從而進入數字經濟新時代。數字技術為人類在不同領域對數據的獲取和使用提供了有效的工具和手段,人類得以通過海量的數據資源,深入探索現實世界的規律,獲取過去不可能獲取的知識,得到過去無法得到的商機?!皵底帧被蛘哒f“數據”已經成為現代社會基礎設施的有機組成部分。但數字基礎設施與傳統基礎設施不同,其不僅不存在折舊的問題,反而能夠隨著基礎設施的使用而不斷增值。簡言之,作為新型基礎設施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數字基礎設施越使用越有價值。這種經濟形態突破了對傳統觀念的認知,對未來產業及智庫運行模式和組織形態將會產生重要影響。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發展數字經濟,提出實施網絡強國戰略和國家大數據戰略。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發展數字經濟、建設數字中國。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時發表講話,指出:“要站在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高度,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展安全兩件大事,充分發揮海量數據和豐富應用場景優勢,促進數字技術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賦能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p>

        根據2017和2021年度《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我國數字經濟規模2016年為22.6萬億元,至2020年已達到39.2萬億元,增長73.5%,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由30.3%增至38.6%。2020年以來因新冠疫情引發的一系列經濟社會活動模式變革,更進一步倒逼我國產業和企業加快數字化轉型的進程。數字經濟已成為穩定經濟增長的關鍵動力。

        表1  2017-2020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

        數據來源:《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2017年-2021年)

        數字技術推動了不同資源要素的快速便捷流動、跨界迭代式應用,推動了不同市場主體的超時空融合以及組織運營模式革新。數字技術被廣泛應用于現代經濟活動中,使得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共存共融,極大地提高了經濟效率,促進了經濟結構、產業模式加速轉變,推動了技術創新、商業創新、社會創新、制度創新,對經濟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正在產生全方位的深遠影響。

        (二)數字智庫應運而生

        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無處不在。同樣的數據,不同的使用者去使用它,會有截然不同的發現。被譽為“大數據商業應用第一人”的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教授,在其《大數據時代》一書中寫到:“能置身于信息流中央并且能收集數據的公司通常會繁榮興旺,而有效利用大數據需要專業的技術和豐富的想象力?!弊鳛橥苿訃抑卫眢w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力量,智庫為了適應數字經濟的迅速發展,也在積極進行數字化轉型,努力發展成為新時代的數字智庫。通過數字技術的應用,對其組織運作模式、服務領域、專業能力、核心技術等進行重構,從而使其自身規模、價值創造和規則發育等跳出傳統智庫的一般形態,逐步轉型成為云端制、智能化、超大規模的“智囊庫+數據庫”。智囊庫通過高水平的專業分工及協作,提供公共智力資源平臺;智能數據庫完成自動、精細、靈敏的數據采集、計算、分析、重組、迭代、解釋,形成數據聚合、信息開放、知識共享的數據資源中心。智囊庫與智能數據庫的建設,必將進一步推動我國特色新型高端數字智庫建設,成為國家軟實力建設的重要基礎設施。

        二、數字智庫的基本特征

        數字智庫是在數字經濟時代推動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產物,是在智庫領域應用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手段,構建依托現代信息技術和數據處理能力的研究型基礎設施,是對傳統智庫發展模式的顛覆和革命,是一種更加開放,強調數據聚合及知識共享的公共智力資源平臺。

        表2 傳統智庫與數字智庫的特征對比

        數字智庫代表著新型智庫的未來發展方向。推動數字智庫建設,目的在于通過大數據存儲、數據可視化、海量數據分析、數據管理、數據應用,深度挖掘數據價值,推動智慧型、網絡化、專業性智庫平臺建設,促進數字經濟時代的專業智庫能力建設和數字化轉型升級。

        數字智庫的基本特征體現在以下方面:

        一是數字智庫以“云計算為代表的數字技術”“跨界融合的數字價值鏈”“共享智力的生態動能”為中心展開建設,以數字基礎設施為硬件條件,以數據共享、智能化數據處理技術為軟件條件,搭建虛擬智力生態圈,整合各類專家、項目、產業、市場數據等資源,形成超大規模虛擬化組織運營平臺。

        二是數字智庫將成為產業數據、項目數據、企業管理數據等各類數據的樞紐和處理平臺,與政府、產業、企業數字系統之間產生極強的連接與交互通道,建立暢通的數據共享機制,極大地促進產業和企業的數字化、智能化發展,形成良性數字生態循環。

        三是依托互聯網、云計算,建立開放的協作分工體系,各類智庫不再是一座座孤島,而將成為一種數字智慧的聯合體,數字資產增值能力和數字資源優化配置能力將呈現幾何倍數增長,具有龍頭地位的高端智庫處于平臺型樞紐地位,與各類專業機構形成數據共享的利益共同體。通過優勢資源整合,極大提升整體競爭力和社會影響力。

        四是數字智庫作為一種公共智力資源平臺,逐漸衍生發展為公共智力服務生態圈,提供普惠化的智庫公共服務,服務能力取決于其處理數字信息、挖掘關鍵數據、獲取數字價值等方面的能力。

        三、數字智庫推動產業和企業數字化轉型

        數字經濟發展中的創新成果正與實體經濟的各個領域深度融合,提升實體經濟的創新動力,形成更廣泛的以數字技術為創新驅動力和實現工具的經濟發展新形態。產業和企業發展必須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內生要求。從宏觀角度看,在數字經濟時代,未來產業和企業數字化發展將呈現三大特點:

        一是數據化,數據的流動與共享,推動產業發展跨越行業領域,需要構建全新的產業生態價值網絡。

        二是平臺化,一方面大型企業之間需要互為平臺,通過對數據進行跨平臺的整合與分析,形成新型的分工協作格局;另一方面依托“云網端”新型基礎設施,聯通不同領域、不同類型的產業企業,為各類企業創造更豐富的商業機會。

        三是普惠化,也就是共享經濟,逐步實現“人人參與、共建共享”的普惠科技、普惠金融、普惠貿易和普惠智力服務網絡。

        產業和企業的數字化發展,將與數字智庫相互促進共同發展。一方面,數字智庫將發揮其智庫專業能力,幫助政府和企業突破數字鴻溝的制約,打通各種區域、產業、項目壁壘,整合各種數據資源,利用、挖掘、深入洞察數據的價值,進行智能化多方案的優化模擬分析,為產業布局和項目決策提供強有力的智力支持。另一方面,數字智庫基于大數據背景,充分運用其自身的數據資源及分析能力,制定產業數字化發展規劃、企業戰略管理模式創新方案和企業數字化轉型方案,推動產業和企業數字化轉型,支持傳統產業和企業基于數字技術進行全方位、多角度、全鏈條的改造,幫助實體經濟打通產業鏈壁壘,協助企業突破傳統經營模式、管理模式的制約瓶頸,并以此為支點幫助企業完成與數字經濟相符合的組織形態、運作范式和價值創造模式改革,釋放數字資源對產業和企業發展的放大、疊加及倍增作用。

        四、數字智庫發展的基本路徑

        數字智庫發展需要數字資產儲備與挖掘、信息技術導入及數字技術開發、智庫平臺賦能、龍頭企業牽引等方面共同發力,優化數字智庫高質量發展的實現路徑。

        一是數字資產儲備與挖掘。智庫是專業知識和智慧的具象化,其核心產品是思想。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是智庫啟迪新認知、創造新價值的源泉,也是智庫完成思想產品生產的方法。數據能力開發應用的前提是數據智庫自身必須具備龐大的數據資源或者強大的信息渠道,使智庫有能力獲取和整合各類數據資源,形成數字資產。根據2022年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在中國大數據博覽會及思科(Cisco)全球移動互聯網發展趨勢調研報告提供的數據,2021年全球移動網絡承載的數據流量已經超過780EB,約為2017年107EB的7倍,為2014年30EB的26倍。爆發式增長的網絡數據,本身就是極為豐富的數據資源。即便不考慮現代互聯網技術帶來的信息爆炸和信息交流便利,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智庫自身等都積累了十分可觀的“數據資產”,包括金融數據、交通數據、工程數據、軍事數據、環境數據、信用數據、教育數據、醫療數據等。這些數據資產亟待有效開發和利用,以便發揮其輔助政府和商業決策的作用。數字智庫對數字資產的儲備和挖掘,使得海量數據的有效利用成為可能,并可極大提升這些數據存儲的現實價值。數字智庫需要對海量的數據資產進行抽取、對比、篩選,從中挖掘出決策所需的有價值的模式或規律,從而制定出行之有效的應對策略和方案。

        二是信息技術導入及數字技術研發。數字智庫功能的實現離不開數據信息的處理。隨著信息化和信息公開化程度的提高,各類智庫對信息的處理能力,往往比信息的占有更為重要。數字智庫的發展要以“數據能力”為核心,包括數據的聚合能力、處理能力、管理能力和應用能力。智庫形成“數據能力”的關鍵是專業的數據綜合處理能力,包括對數字資產進行挖掘、分析和應用的能力,其實現手段主要是信息技術的導入和數字技術的研發。因此,數字智庫必須配備強有力的尖端技術平臺作為支撐,建設數字智庫相應的軟硬件基礎設施。以云計算、5G、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為代表的信息技術乃至數字技術是數字智庫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包括知識表示、知識抽取、知識融合、知識推理、知識應用技術等。通過對結構數據和非結構數據的整理和分析,從海量數字資產中發掘出有價值的信息資源,為生產高端智庫產品服務。

        三是智庫平臺賦能。高端專業智庫的運作,需要對處理過的數據信息進行篩選、鑒別、分析、評估和傳播。傳統智庫專家組成的聯盟或團隊,運作模式相對封閉和松散,即便由資深專家組成專業團隊,在面對復雜社會經濟問題時,在傳統的信息處理方式下,其反應速度、效率和信息處理方式,往往無法滿足快速及時的專業要求,但這并不是否定專家學者的專業經驗,也不是排斥其在決策咨詢中的關鍵作用,而是強調以信息技術為聯結紐帶而形成的數字智庫,其具有的研發能力、創新思維和高科技水平,需要對傳統智庫進行數字化轉型,發揮智庫平臺賦能作用,從而形成適應數字經濟發展要求的新型智庫。一方面,數字化智庫平臺憑借其強大的網絡聯絡、交互聯通功能,使得專業智庫的研究活動真正形成以智庫網絡為聯結平臺,形成多支點交互聯結的多維度、多層次聯合研究網絡,將智庫與政府、企業、科研機構、協會及其他智庫等松散的節點聯系起來,構建龐大的區域性乃至全球性研究網絡,推進脈絡狀智庫研究網絡的形成,形成數字經濟時代高端智庫運行的全新組織模式。另一方面,數字資產賦予智庫網絡更為豐富的研究素材和資源基礎,數字化智庫平臺將能夠更好地運用信息技術擴大智庫影響力,開創高端智庫能力提升的嶄新路徑。在成果傳播形式上,從政府委托研究課題、提供相關智庫成果、主動傾聽和溝通交流,逐步變更為由智庫網絡、專家學者、傳播媒體、媒體受眾等交互作用的網絡化政策決策和輿論傳播環境系統,加快研究成果的完成和傳播,擴大智庫成果的影響范圍。與此同時,社會組織和公眾也可以通過智庫平臺,直接或間接地使用智庫提供的知識服務,并可將其知識反向影響到智庫研究成果形成的各個環節,從而有效推進智庫運作的社會化和產業化,實現更高水平的社會知識化和智慧化。

        四是龍頭智庫牽引。應用數字技術推進智庫的高質量發展,是不可逆轉的發展方向。未來新型智庫必須適應科技創新需要,積極研究利用大數據與信息技術,推動構建智庫運行新模式。其中,具有龍頭地位的高端智庫機構將會在數字化智庫發展中發揮獨特的牽引作用。數字化智庫的數據處理范圍涉及政治、經濟、社會等各個領域,數據處理規模龐大,勢必需要投入巨資打造蘊含巨大財富的信息網絡平臺和大數據處理平臺,需要強大的大數據處理能力以及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等能力,以便深度開發運用其儲存和掌握的數字資產,形成數字智庫網絡綜合能力。撒芝麻、遍地開花式的數字智庫發展,無法形成合力,必須由龍頭智庫專業機構組織源頭技術創新,開展相關智庫創新實驗室建設,牽引數字資產儲備、數據技術研發、智庫平臺建設,以龍頭智庫所擁有的數字技術和軟硬件基礎設施為主干節點,為其他智庫以及智庫產業鏈上下游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形成全方位網絡覆蓋。

        五、中咨公司“數字智庫”建設初步設想

        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簡稱中咨公司)作為我國規模最大的綜合性工程咨詢機構,是中央政府投資建設項目科學決策的重要咨詢服務單位。參與國家西氣東輸、西電東送、南水北調、京滬高鐵、百萬噸級乙烯、大飛機工程、載人航天、探月工程、三峽后續工作、汶川和玉樹災后重建規劃等一大批關系國計民生、體現綜合國力的建設項目和發展規劃,是傳統工程咨詢和產業智庫發展的排頭兵。為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需要,中咨公司積極推動數字智庫建設,力爭成為我國投資建設領域國內有權威、國際有影響的中國特色新型高端智庫。

        中咨公司的“數字智庫”建設,應聚焦于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加快打造國家高端智庫和世界一流咨詢企業的戰略布局要求,著力建設中咨數字平臺,通過高水平匯聚宏觀數據、行業數據、企業數據、區域數據、政策法規數據,為國家和社會提供更加安全、可靠、高效的數字化智庫服務,支撐國家和公司自身高質量發展??晒┻x擇的發展方向探索如下。

        一是盡快完成數字智庫體系建設的基本架構。重點面向高端智庫、國資監管、咨詢業務和行業生態等應用場景,將行業發展指數、地理位置信息、區域經濟發展、中央企業經濟數據進行系統整合和綜合分析,通過圖形化的多維界面實現動態展示,著力打造國家重大生產力結構布局優化提升決策支持系統、中咨產業大數據系統、中咨智庫研究及專業咨詢業務數據庫、中咨知識資源庫、中咨產業量化分析與決策支持系統等。以“中咨產業大數據系統”為例,中咨公司成立40年來,積累了逾6萬項工程項目的歷史數據,涉及總投資超過100萬億元。這些數據資料記錄了我國過去工程建設的歷史軌跡,是我國工程建設領域非常寶貴的數據財富,亟待對其內在價值進行深度挖掘。在此基礎上,可研究開發“中咨產業大數據系統”,將不同領域、不同地域、不同時空的產業數據進行交叉、疊加整合,從而形成產業數據綜合分析系統,融合包括工業、農業、交通、電信等諸多領域的大數據,并提供數據存儲管理、預處理、云計算、可視化、整體解決方案等產品與服務。通過深化與相關部門的基本建設投資項目數據進行連接,打造我國規模最大、最具權威的工程項目投資建設大數據系統,推動建設跨區域、跨產業鏈的產業數據生態體系,從而為產業布局及發展戰略研究提供數據支撐。

        二是著力打造高水平中咨數字智庫基礎設施體系。我國正致力于構建系統完備、高效實用、智能綠色、安全可靠的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F代化基礎設施體系的完整內涵,既應包括經濟基礎設施,也應包括社會基礎設施;既應包括傳統的與工程建設直接相關的硬基礎設施,還應包括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規則制度、共性技術、信息系統、金融網絡、智庫研究網絡等保障性服務的軟基礎設施。高端智庫研究網絡,既是推動各類基礎設施高質量發展的智力服務力量,同時其自身也是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支撐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關鍵基礎設施,是基礎設施補短板需要特別關注和重點支持的軟基礎設施。推動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建設,既要發揮專業智庫的保駕護航作用,又要重視高端智庫網絡自身的高質量發展,核心任務就是要加強知識中心、網絡平臺等數字智庫基礎設施體系建設??赏ㄟ^聯合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及高校研究機構,研究探索突破產業、企業、技術等壁壘,推動與各級政府部門和社會公眾數據平臺的對接或嵌入,以中咨公司數字智庫為核心樞紐,進行數據資源創造、挖掘、共享、整合、統籌,使數字智庫資源真正成為公共資源,在推動科學決策和國家智庫網絡建設中發揮獨特作用,服務于國家重大產業布局、政策制定及企業戰略咨詢,形成多層次的數據生態系統。在突破數字割據、促進互聯共享的同時,確保數據資產增值、數據信息安全。發揮中咨公司作為龍頭高端智庫的牽引作用,整合各種優勢資源,加強數字技術研發,加強先進數字技術的應用,加大對傳統智庫研究及咨詢業務進行高端智庫平臺賦能的力度,盡快完善現代化數字智庫基礎設施體系。

        三是全面開發應用中咨智慧咨詢平臺網絡。利用知識圖譜和人工智能等技術,構建“互聯網+咨詢”“大數據+咨詢”“人工智能+咨詢”“高端咨詢+專業智庫”等智庫發展新模式和高端咨詢新業態,著力打造具有中咨特色的高端智庫研究和智慧咨詢平臺。主要圍繞政府重大決策、重大戰略制定、重要發展部署等智庫服務重點方向,以及生產力布局、產業結構調整、重大項目優化等智庫建設優勢領域,著力提升數字信息收集、關鍵數據挖掘、數據資源共享、數據分析應用水平,從現狀評估、數據分析、國際比較、調查研究、文獻整理、模型設定等眾多環節發揮其數據沉淀、智能算力等綜合優勢,全面開發智庫研究和高端咨詢創新應用場景,為各類用戶及社會公眾提供獨立、專業、可操作、富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案。




        ?
        一级a爱过程免费视频
        <table id="ha09i"><ruby id="ha09i"></ruby></table>
      1. <track id="ha09i"></track>
          <table id="ha09i"><option id="ha09i"></option></table>
          <acronym id="ha09i"><label id="ha09i"></label></acronym>